首页 > 信息动态 > 学术前沿

纬书夏禹神话的文本生成与文化意蕴

来源:《民族文学研究》2017年第6期       发布时间:2019/6/25 15:25:27

  吕思勉曾云:“我国神话,存于谶纬中者最多!蔽呈樽魑婢呔樾翁胧醴ㄔ、史家手笔与神学精神的文本群,其所载神话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中国古代神话资料零散、文献匮乏的缺憾。纬书神话,既通过对先秦神话文本的承袭,实现了对先秦神话叙事、神话意象的接续,又通过改易和造作,完成了时代精神的书写、神话内涵的丰富。以夏禹神话为例进行纬书神话的文本生成研究,不但可以明晰纬书神话的文本来源和改造方式,还可以结合特定时代的政治思想、文化观念,揭示出文本背后隐含的文化意蕴。

  一纬书夏禹神话的体系溯源

  纬书中的夏禹神话自成体系,而构成这一体系的原始资料和意象观念大多承自先秦:姜嫄履武与简狄游台的情节是夏禹感生的模板;圣人奇貌的理念与人兽合体的想象是夏禹异表的根源;上承天命的叙事是禹秉祥瑞的基点。纬书中的夏禹神话根植先秦,渊源有自。

  (一)夏禹感生

  先秦文献记载的感生神话非常少,《诗经·大雅·生民》中的姜嫄“履帝武敏”而生后稷,是唯一可以确定的西周时期感生神话。幸运的是上海博物馆藏战国竹简《子羔》篇记述了三代始祖感生神话。它不但丰富了后稷感孕而诞的神话情节,而且通过记述“契之母,有娀氏之女也,游于央台之上,有燕衔卵而措诸其前,取而吞之,怀三年而画于膺”,充实了《商颂·玄鸟》中的简略叙述,进一步确定了契诞生神话的感生性质,更为重要的是,描述了传世先秦文献中未曾出现过的禹的诞生。从《子羔》篇三代始祖感生神话的情节看,源起越悠久的神话情节越丰富,产生时间越往后的情节越简略且仿作色彩越鲜明:后稷诞生大体情节与《诗经》所载相同,增加了姜嫄祈祷祝愿之语;契诞生则在“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基础上,遵循“游地”“感应”“诞子”的模式完善了情节;禹诞生则凝练仿照了前两者,又将“游地”与“感应”合二为一,形成了独属于大禹的感生神话。而禹感生神话的这种继承性和生发性在纬书中表现得更为突出。

  纬书中禹感生神话的继承性主要体现在对以往感生神话结构模式的整合和承续。姜嫄履武是文献所载最早的感生神话,其结构模式对后来的感生神话具有一定的规范性,禹之感生也不例外:先接触某物(见、梦、吞)而意有所感,之后神奇孕育,最后诞下始祖圣王。特别是接触感生物的方式,亦不大异于姜嫄、简狄。纬书中禹感生神话的生发性则表现在情节要素的细化,具体说来就是感生物的丰富和具体化。在纬书之前的先秦文献中,只提到过禹的出生方式,而没有感生物的记载,而纬书中对于禹出生的记载,却都与感生物有关:

  《尚书帝命验》:“禹,白帝精,以星感修纪,山行见流星,意感栗然,生姒戎文禹!

  《河图著明》:“修纪见流星,意感,生帝文命,我禹兴!

  《孝经钩命诀》:“命星贯昴,修纪梦接,生禹!

  《礼纬》:“禹母修己,吞薏苡而生禹,因姓姒氏!

  《尚书刑德放》:“禹姓姒,祖昌意,以薏苡生!

  《遁甲开山图》:“女狄暮汲水,得石子如珠,爱而吞之,有娠,十四月生子。及长,能知泉源,代父鲧理洪水。尧帝知其功如古大禹知水源,乃赐号禹!

  《礼含文嘉》:夏姓姒氏,祖以薏苡生!

  禹的母亲修纪(女狄)在孕禹时有三种感生物,一是流星,一是薏苡,一是石子。流星与黄帝、尧的感生物雷电类似,《潜夫论·五德志》亦言:“后嗣修纪,见流星,意感生白帝文命戎禹!笨赡鼙居谖呈。薏苡,则与商的先祖契相似,契的母亲简狄正是因吞玄鸟蛋而怀孕,薏苡与玄鸟蛋皆是圆形物。至于石子,则可能跟夏族的石崇拜有关系!痘茨献·修务》中有“禹生于石”的记载,刘安生活于汉初,很可能在汉之前就有这样的传说。高诱注曰:“禹母修己感石而生禹,坼胸而出!备哂盏淖⒑苊飨允鞘芰撕捍呶掣猩档挠跋。

  纬书中的大禹感生神话并非凭空造作,它是以往感生神话结构模式的整合继承,如果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进行解释,它又反映了人类早期母系氏族社会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婚姻形态。同时大禹感生神话也体现了新情节要素的丰富,展现了在五德终始说的时代观念影响下,汉代人的比附造作。

  (二)夏禹异表

  战国时期诸子文献中,有两类关于禹的外貌描写,一类意在通过外貌描写表现大禹治水的劳苦,是对辛劳为民精神的赞扬,体现的是诸子的理性精神;还有一类则是强调“圣人异表”,通过形象的神异性表现圣人的神性。纬书继承了先秦时期的圣人异表之说,并进一步加工,使该类传说在纬书体系中形成了独特的系统:即圣王皆具有特殊的容貌,而且传说时代越早的圣王,其容貌与人的差异性越大。比如关于三皇的异貌,伏羲“龙身牛首、渠肩达掖、山准日角……龙唇龟齿,长九尺有一寸”(《春秋合诚图》)。神农“长八尺有七寸,弘身而牛头,龙颜而大唇”(《孝经援神契》)。二者基本上是半人半兽的形象,而且兽的成分更多。到了五帝,他们的形象也是半人半兽,但人的成分就加重了,比如黄帝“身逾九尺,附函、挺朵、修髯、花瘤、河目、龙颡、日角、龙颜”(《孝经援神契》),颛顼“渠头并斡,通眉带干”(《河图握矩纪》),帝喾“骈齿方颐,庞额珠庭,仳齿带干”(《河图握矩纪》),帝尧“丰上兑下,龙颜日角,八采三角,鸟庭荷胜”(《洛书灵准听》),虽然五帝有些地方有兽的特征,但总体上已经是人的形象。舜、禹以下基本都是人的样子了,只不过个别部位比普通人长得奇特罢了,如纬书中禹的形象是这样的:

  《论语摘辅象》:“禹虎鼻山准!

  《尚书帝命验》:“有人大口,两耳参漏,足文履已,首戴钩钤,胸怀玉斗,分别九州,随山濬川,任土作贡!

  《尚书中候考河命》:“(禹)虎鼻彪口,两耳参镂,首戴钩钤,胸怀玉斗,文履已,故名文命。长九尺九寸!

  为了突出他的神性,个别文本中仍将禹容貌的某部分写成了兽的特征。纬书中半人半兽形象“可以认为是可能曾经存在过的中国原始神话诸神的遗留,其中有些神话人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化运动中被纯粹为人化———历史传说中的历史人物了,因而被赋予了人形!钡痈畈愕奈幕尘袄纯,这种人兽合体实际上是先秦时期人和动物生命一体化观念的直接反映。天人合一观念在先秦就已产生!渡胶>分屑窃亓舜罅康娜耸藓咸宓纳褚於。汉代画像石则直观再现了这种半人半兽形象。纬书中的圣王异貌是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的。

  (三)天命禹治水

  治理洪水,是大禹神话体系中最为重要的一部分,与先秦禹平水土传说相比,纬书中的禹治水传说具有更强烈的天命色彩。大禹治水受命何人?豳公盨铭文首句即说“天命禹敷土”,反映了西周时期的禹治水传说具有极强的天命思想,而纬书更将大禹治水的天命成分极力渲染!渡惺橹泻颉费:

  尧使禹治水,禹辞,天地重功,帝钦择人。帝曰:出尔命图乃天。禹临河观,有白面长人鱼身,出曰:吾河精也。表曰:文命治滛水,臣河图去入渊。

  伯禹在庶,四岳师,举荐之帝尧。握括命不试,爵授司空。伯禹稽首,让于益、归。帝曰:何斯若真,出尔命图,示乃天。注曰:“禹握括地象,天已命之,故不复试以众官!矸饺靡,故言:出汝所天命也!颂焓谷曛嗡,非我也!

  在禹受命治水的叙事中,有一个情节值得注意,那就是禹被授予河图、洛书!逗油肌吩:“天与禹洛出书,谓神龟负文,列背而出!薄渡惺橹泻颉芬嗨怠坝砉塾谑窈,而授绿字!庇碇嗡搿昂油肌薄奥迨椤狈⑸档痹醋浴渡惺·洪范》讲“鲧陻洪水”,天“锡禹洪范九畴”。到了谶纬文献里,有的是继续使用“洪范九畴”这个词,如《尚书中候考河命》:“乃受舜禅,即天子之位。天乃悉禹洪范九畴,洛出龟书五十六字,此谓洛出书者也!庇械脑虮涑闪恕昂油悸迨椤。河图洛书在纬书中经常出现,那么“河图”“洛书”这两个关键词是怎么来的呢?有学者指出:“谶纬‘河图’、‘洛书’是在‘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易传·系辞上》)传说的基础上,运用秦汉通行的知识信仰,构筑了天地相通的神话境界!奔热蝗绱,“河图洛书”出现在禹治水的故事中就不足为奇了。而且“河图”的内容正符合禹治水的需要,据谶纬作者云:“河图”,“图载江河山川州界之分野”(《春秋命历序》),“中有七十二帝地形之制”(《春秋运斗枢》)。

  以上所论纬书中夏禹的感生、异貌、治水等神话,其故事的内核基本都源于先秦。当然纬书中的夏禹神话并不是都源自先秦,也有时代新生的产物,如《河图括地象》载:“八年水厄解,岁乃大旱,民无食,禹大哀之。行旷山中,见物如豕人立,呼禹曰:‘尔禹,来,岁大旱,西山土中食,可以止民之饥也!砉橐晕视谔以:‘是何应与?’太乙曰:‘腥腥也。人面豕身,知人名也!砟舜蠓⒚裰,以食于西山!毖杂斫獬蚝笥钟龊翟,禹正哀怜,有人面豕身之腥腥告知“西山土中食,可以止民之饥”。文献中多载禹时大水,而无旱灾的传说,此条记载可谓独一无二。再如《遁甲开山图》:“禹游于东海,得玉,碧色。长一尺二寸,光如日月,自照达幽冥!币辔惹氐浼醇。

  二纬书夏禹神话的文本改造

  从文本层面看,一方面纬书中的夏禹神话多与先秦文献有承接关系,另一方面,纬书作者也对其进行了很大程度的加工改造。其改造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抄录,即直接将以前的文本抄袭誊录过来。

  如《礼纬》中有一段描述圣王异貌的文句:

  禹耳三漏,是谓大通,兴利除害,决河疏江。皋陶鸟喙,是为至诚,决狱明白,察于人情。汤臂三肘,是为柳翼,攘去不义,万民蕃息。文王四乳,是谓至仁,天下所归,百姓所亲。武王望羊,是谓摄扬,盱目陈兵,天下富昌。周公背偻,是谓强俊,成就周道,辅于幼主?鬃臃从,是谓尼甫。立德泽所,与藏元通流。

  《淮南子·修务》也有类似的记载:“尧眉八彩,九窍通洞,而公正无私,一言而万民齐;舜二瞳子,是谓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成章;禹耳参漏,是谓大通,兴利除害,疏河决江;文王四乳,是谓大仁,天下所归,百姓所亲;皋陶鸟喙,是谓至信,决狱明白,察于人情;禹生于石;契生于卵;史皇产而能书;羿左臂修而善射!薄独裎场肥欠褚欢ǔ痘茨献印肺颐遣桓彝,但《淮南子》中的这段话很可能是有较早的文本来源的,因为我们知道,《淮南子》成书于汉初,而且在编纂时大量引用先秦典籍。从文本流传角度来考察,纬书中有关圣王异貌的文本有可能直接源于先秦时期的文献,也就是说《礼纬》和《淮南子》可能来源于同一个更早的文本材料。

  (二)虚构,指在原有故事基础上,进行情节虚构。

  如舜禹禅让传说的丰富化。先秦文献中讲到尧舜禹禅让的较早的是《尚书·尧典》和《论语·尧曰篇》,《尧典》主要叙述尧禅位于舜,没有涉及舜禅位禹之事!堵塾·尧曰篇》:“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匆嘁悦!苯⑺从淼撵昧诹艘黄。但舜是如何禅位给禹的,没有详细的叙述,只有简单的一句“舜亦以命禹”。上博简《容成氏》云:“舜乃老,视不明,听不聪。舜有子七人,不以其子为后,见禹之贤也,而欲以为后。禹乃五让以天下之贤者,不得已,然后敢受之!苯淮步衔蚵。但在纬书里的记载就详细得多,《尚书中候考河命》云:

  (舜)在位十有四年,奏锤石笙管,未罢而天大雷雨疾风,发屋伐木,桴鼓播地,锤罄乱行,舞人顿伏,乐正狂走。舜乃权搏衡而笑曰:“明哉,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亦乃见于锤石笙管乎?”乃荐禹于天,行天子事。于时和气普江,庆云兴焉。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条轮囷。百工相和而歌庆云,帝乃倡之曰:“庆云烂兮纠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群臣咸进稽首曰:“明明上天,烂然星陈,日月光华,弘予一人!薄谑前朔缧尥,庆云丛聚。蟠龙奋迅于厥藏,蛟龙踊跃于厥渊,龟鳖咸出厥穴,迁虞而事夏。舜乃设坛于河,如尧所行,至于下稷。容光休至,黄龙负图,长三十二尺,置于坛畔,赤文绿错,其文曰:“禅于夏后,天下康昌”。

  纬书大大丰富了舜禅位于禹的传说,其情节如此完整简直就像一篇文言小说。再比如禹用不死之草治疗穿胸氏的神话。在《山海经》和《淮南子》中的叙述都非常简略。纬书则以禹诛防风神话为叙事主体讲述了穿胸国的来源,《河图括地象》云:“禹诛防风氏,夏后德盛,二龙降之。禹使范氏御之以行,经南方,防风神见禹,怒射之,有迅雷,二龙升去。神惧,以刃自贯其心而死。禹哀之,瘗以不死草,皆生,是名穿胸国!蔽航逼谠谖呈榈幕∩,穿胸民的神话逐渐演绎成章。

  (三)糅合,即将零散的神话意象糅杂混合在一起。

  如“九尾狐”这一神话意象早已出现在《山海经》中,纬书则出现了禹见九尾白狐的故事,《尚书中候考河命》:“(禹)长九尺九寸,梦自洗河,以手取水饮之,乃见白狐九尾!薄段庠酱呵铩芳窃氐母晗,很显然是受了纬书的影响,或者纬书当中也有类似的记述,只是没有流传下来!段庠酱呵·越王无余外传》云:“禹三十未娶,行到涂山,恐时之暮,失其制度,乃辞云:‘吾娶也,必有应矣!擞芯盼舶缀,造于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其九尾者,王之证也!可街柙:‘绥绥白狐,九尾厖厖;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饕釉!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

  从《山海经》单一的“九尾狐”意象,到《尚书中候考河命》将禹与九尾狐嫁接,再到《吴越春秋》将九尾狐穿插在禹娶涂山女这一传说故事中,充分展现了纬书作者“糅合”神话意象和传说故事的叙事能力。又如《礼含文嘉》叙述禹受赏“天赐妾”时,云“禹卑宫室,尽力沟洫,百谷用成。神龙至,灵龟服,玉女敬养,天赐妾”,我们知道《论语·泰伯篇》中亦有一段孔子赞美禹的话。其云:“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焙芟匀,纬书是将《论语》中的文本巧妙地借用了过来,同时又将神龙、灵龟、玉女等各种神话意象混合在一起,从而形成新的神话叙事。

  (四)改编,为了达到某种叙事目的,纬书作者甚至直接对原有文本进行改动。

  如《山海经·五藏山经》有这样一段话:“禹曰:‘……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闭馐且杂淼目谖鞘鏊堤煜碌某ざ群涂矶!堵朗洗呵·有始览》亦载:“凡四海之内: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水道八千里,受水者亦八千里!倍呈椤逗油祭ǖ叵蟆吩蛟:“夏禹所治四海内地,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有君长之。州有九阻,中土之文德,及而不治!蔽呈樽髡呶送怀鲇淼姆峁ξ凹,将“禹曰”直接改成了“夏禹所治”,四海内地都成了夏禹所治的疆域。

  上述四种文本改造方式,只是夏禹神话叙事中的常见手段,纬书其他神话对先秦文本叙事的改造方式恐怕还要多。而且每种方式并不是单纯地存在于某一种神话叙事中,有些文本是兼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改造方式。纬书作者对文本的改造并不是随心所欲、漫无目的,他们是为了达到建构理想化的文本叙事,而不惜割裂固有文本,筛选符合其政治目的的合理信息。另外,更重要的是,纬书作者除了技术层面的文本改造之外,还在神话叙事中融入汉代的思想观念与文化意蕴。

  三纬书夏禹神话的汉代烙印

  夏禹神话经过纬书作者对先秦夏禹神话体系的继承及文本改造后,又在叙事上渗透了当时的各种社会政治文化因素,打上了深深的汉代烙印。

  (一)汉代感生神话的政治文化背景

  在先秦时期的文献中,除了新出土文献上博简《子羔》篇外夏禹是没有感生传说的,但到了汉代纬书,夏禹的感生故事却多了起来。其实在纬书中不只是夏禹,很多圣王、圣人、人王皆有着不同凡人的出生方式———感生,即无性生殖,这样的出生方式实际上是纬书作者的造作,有着深厚的政治文化背景。纬书中的感生神话有很强的系统性,这一系统多受刘向刘歆父子创立的五行相生的五德终始说支配。各帝王感生的基本情况按照五德系统依次为:太皞伏羲氏(木)、炎帝神农氏(火)、黄帝轩辕氏(土)、少皞金天氏(金)、颛顼高阳氏(水)、帝喾高辛氏(木)、帝尧陶唐氏(火)、帝舜有虞氏(土)、伯禹夏后氏(金)、商(水)、周(木)、汉(火),相关信息可列表如下:

  

  从上表中我们可以得出两点启示:一是处于每一德的帝王感生物基本相同,如处于木德的伏羲、后稷是感大人迹,火德的神农、尧、刘邦皆感赤龙,金德的少昊、禹感星。二是处于每一德帝王的感生情节非常相似,如同为水德的颛顼和商汤。

  纬书感生神话的这种系统性的构建,其根本目的并非为了实现传说体系的形式严整,而是想通过神话传说的逻辑顺序、性质要素与五德终始说的配合,实现对获得现实政权之合理性和必然性的解说。纬书中感生神话叙事的最终意义,就是要赋予帝王君权神授的权威性和神秘性。如,纬书云刘邦为其母感赤龙而孕,《诗纬含神雾》说:“赤龙感女媪,刘季兴!薄妒芳恰芬灿欣嗨萍窃,日本学者安居香山说:“这是刘邦为赤德之王的明证,由此确定,西汉王朝在五德终始说中列为火德=赤德王朝”。为了突出赤德之盛,纬书对同为火德的炎帝神农和帝尧之感生皆进行了详细的描写,而且炎帝和帝尧与刘邦一样都是感赤龙而生。更有意思的是,《春秋合诚图》在叙写帝尧感生时,对尧母庆都亦着墨甚多,说庆都乃“大帝之女,生于斗维之野,常在三河之南,天大雷电,有血流润,大石之中生庆都”,将庆都亦说成是感生而生,有学者指出,“这或许是因为在相生系统中,汉为尧后,所以对庆都亦神圣其说了!蓖,纬书突出渲染圣王的奇表异貌也是有鲜明的政治目的,只要看一看纬书中刘邦的容貌就明白了。在“五德”中,汉属火德,上文已言刘邦与同处火德的神农、尧皆感赤龙而生,所以他们的容貌都有“龙颜”的特征,神农是“龙颜而大唇”(《孝经援神契》),帝尧则“龙颜日角”(《洛书灵准听》)。刘邦很自然地承袭了神农、帝尧的龙颜形象!逗油肌吩:“帝刘季口角戴胜,斗胸,龟背,龙股,长七尺八寸!薄逗铣贤肌吩:“赤帝体为朱鸟,其表龙颜,多黑子!本土韭砬ㄒ菜怠案咦嫖,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梢韵爰庵治跣胀持卧焓频脑硕窍嗟痹绲。

  (二)纬书中的受命观念

  纬书中有许多受命传说,大禹受天命平复水土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之一。而受命传说的深层意义就是要实现天命观念的具象化,将天与人联系起来,渲染作为“天子”的帝王是如何的神圣。顾颉刚即说:“感生说的目的只在说明帝王是天神的化身……帝王之生既为天神的化身,帝王之成功也应当出于天的意志,所以就有了‘受命’之说!蔽呈橹械氖苊,是指“每位圣人为王,事先都有天帝使黄河神马(或龙马、神鱼、凤凰、神雀等)授予河图,或洛水神龟负出洛书,以作天命神权的依据!本咛逅道,其受命的方式有:一是沿袭相生的五德转移说而定出各色的符应。如黄帝的黄云;尧的赤龙、赤玉;舜的黄云、黄龙;汤的黑鸟、黑玉;周的青云、青龙。二是沿袭三统说(或相胜的五德转移说)而定出各色的符应。如禹的玄珪、玄龙;汤的白虎、白狼、白云;周的赤雀、赤龙、丹书。三是他们新发明的河、洛的图书,定为受命的必要条件。所以上文所言禹治水传说中出现的河图洛书还有一层意义,就是预示着禹将来要成为天子。

  受命说的起源非常早,《诗经》《尚书》中有很多这样的话,如“古帝命武汤”“文王受命”“帝命”“昊天有成命”等类似的语词非常多。但需要指出的是,西周的这种“天受命”,是西周“神道设教”下的天命观,与纬书中“受命”说是有差异的。汉代纬书中的受命“其要义是论证汉之合法正统地位。其他内容都是围绕这个中心思想而展开!

  (三)禹受赏神话与黄老神仙思想

  禹治水成功后,上天为了褒奖禹的功劳,赏赐东西给禹。其赏赐物纬书中出现三种,一是玄珪,《尚书中候》:“禹治水,天锡玄珪,告厥成功也!薄靶暋币皇,《尚书》《史记》皆已言之。二是宝文大字,《河图挺佐辅》:“禹既治水功大,天帝以宝文大字锡禹,佩渡北海弱水之难!比怯衽(神女),《乐纬》:“禹治水毕,天赐神女圣姑!薄独窈募巍:“禹卑宫室,尽力沟洫,百谷用成。神龙至,灵龟服,玉女敬养,天赐妾!庇衷:“禹卑宫室,尽力沟洫,百谷用成,玉女敬降养!币杂衽掠沓な,“很显然是神仙家房中术的隐语,应是受到了道教的影响!蔽呈樯窕爸杏肷衽泄氐娜宋,除了禹还有黄帝,《龙鱼河图》载黄帝战蚩尤,“黄帝以仁义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以制八方!币虼,玉女神话很可能是受了黄老神仙思想的影响。

  (四)禹遇九尾白狐的象征意义

  纬书文献中记载的禹遇九尾白狐传说前文已述及,那么,这一传说在汉代有何象征意义,其来源何在呢?

  《逸周书·王会篇》记周公时四夷入贡之物有“青丘狐九尾”,既然是朝贡之物,肯定有其特殊的地方!渡胶>分幸灿腥翁岬健熬盼埠,其中《南山经》比较详细,其云“又东三百里曰青邱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青頀。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闭饫锼档摹笆痴卟还啤闭蔷盼埠奶厥夤π,“食者不蛊”,郭璞注云“啖其肉令人不逢妖邪之气”,意即吃九尾狐之肉可能有辟邪的作用。这是我们看到的早期文献对九尾狐的记载。除此之外,汉代画像石和画像砖中也有大量的九尾狐形象。那么纬书中“九尾狐”形象与《山海经》、汉画艺术是否有着相同的象征意义呢?《春秋运斗枢》曰:“机星得则狐九尾!薄缎⒕衿酢吩:“德至鸟兽,则狐九尾!薄栋谆⑼·封禅》:“德至鸟兽则凤皇翔,鸾鸟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见,白鸟下!庇纱丝芍,纬书中的九尾狐更像是一种祥瑞,且与帝王之德紧密相连,帝王在位期间政治清明则九尾狐出现。比如,据《东观汉记》记载,章帝元和二年(861),“凤皇三十九、麒麟五十一、白虎二十九、黄龙四、青龙、黄告鹄、鸾鸟、神马、神雀、九尾狐、三足乌、赤乌、白兔、白鹿、白燕、白鹊、甘露、嘉瓜、秬秠、明珠、芝英、华平、朱草、木连理实,日月不绝,载于史官,不可胜纪!本盼埠陀胫诙嘞槿鹨煌鱿,成为章帝国昌民盛的标志和象征,因为在汉人的眼中,“符瑞并臻,皆应德而至”。

  因此,纬书中“禹见白狐九尾”,最主要的还是彰显禹作为帝王的“德”。与早期文献及汉画像砖上的九尾狐形象意义有所不同。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为什么禹所见的九尾狐是白色的呢?这是因为纬书中有五色之帝,《春秋文耀钩》称太微宫有五帝座星:苍帝、赤帝、白帝、黑帝、黄帝,五帝分别在春、夏、秋、冬、季夏受制。而禹为白帝之子,其色尚白,故云白狐!段庠酱呵铩分薪砣⑶子刖盼舶缀翟谝黄,又该如何解释呢?李炳海说:“在这个传说中,九尾狐是男性配偶的形象,又是大禹本人的化身,大禹娶亲故事是受狐图腾影响而形成的!焙魑行耘渑夹蜗笤凇妒分幸丫鱿,但大禹娶亲跟狐图腾应该没有太大关系,大禹娶涂山氏之女,之所以会出现九尾狐,主要是凸显禹之德。另外,则可能有预示帝王子孙繁昌的意义,因为“九尾”还象征着子孙繁衍昌盛,《白虎通·封禅》:“狐九尾何?狐死首丘,不忘本也,明安不忘危也。必九尾者何?九妃得其所,子孙繁息也。于尾者何?明后当盛也!彼壅谴艘。

  结语

  从文本层面上分析,纬书夏禹神话体系多源于先秦神话文本,纬书作者为了达到其叙事目的,通过抄录、虚构、糅合、改编等方式对其文本有意识地进行了改造。透过文本表面的描述,结合特定时代的文化观念,我们发现神话文本的背后有着深层的文化意蕴,隐藏着大量文化信息和思想观念。如夏禹感生神话反映了人类早期母系氏族社会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婚姻形态,发展为受五德终始说影响的政治文化思想的一次神话演示;根源于西周天命观思想的禹受天命神话,在纬书中则用于论证汉代政权的合法性和神圣性;黄老神仙思想影响了纬书大禹神话的情节构成;九尾白狐从辟邪灵兽发展为禹之帝王德行的象征……这些文化意蕴源于先秦又发酵于汉代,最终形成了风格独特、意蕴深厚的纬书夏禹神话体系。

正规网赌真人娱乐平台 晋宁县| 宁陕县| 兴业县| 永仁县| 上林县| 原阳县| 乐至县| 德江县| 泸溪县| 原阳县| 通河县| 麻阳| 河间市| 黔江区| 巴彦淖尔市| 灵璧县| 文成县| 兖州市| 故城县| 大渡口区| 大宁县| 宁河县| 巨野县| 容城县| 吉安市| 根河市| 山阳县| 兴和县| 新化县| 会东县| 永靖县| 遂宁市| 荆州市| 改则县| 阿坝| 新晃| 湘潭市| 通海县| 五常市| 工布江达县| 温州市| 加查县| 古浪县| 栾城县| 大宁县| 社旗县| 茌平县| 聂拉木县| 江川县| 四平市| 平阳县| 庆云县| 花莲市| 石林| 枣阳市| 盐源县| 云梦县| 交城县| 理塘县| 博白县| 商城县| 白银市| 辽宁省| 阿拉尔市| 新蔡县| 高要市| 保康县| 阜南县| 马边| 湄潭县| 五原县| 夹江县| 莲花县| 调兵山市| 海盐县| 方正县| 特克斯县| 禄丰县| 科尔| 宁南县| 灵台县| 台中县| 松溪县| 邵东县| 大埔区| 湛江市| 上饶县| 于都县| 扎赉特旗| 济宁市| 白河县| 辉南县| 沁源县| 威海市| 蒲城县| 茶陵县| 涿鹿县| 靖江市| 晋中市| 比如县| 高雄市| 琼海市| 南京市| 淅川县| 秦皇岛市| 永顺县| 尚志市| 五河县| 通江县| 和田县| 铜鼓县| 准格尔旗| 泌阳县| 习水县| 左贡县| 绥芬河市| 临海市| 肇州县| 历史| 子洲县| 星子县| 延寿县| 泸西县| 石泉县| 垣曲县| 卢龙县| 香河县| 剑河县| 枣庄市| 安乡县| 永宁县| 长汀县| 河津市| 青阳县| 阳西县| 潜江市| 忻州市|